香港维护国安法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提供强大支撑

香港法律界人士:香港维护国安法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提供强大支撑

新华社香港6月21日电(记者周文其、苏万明、郜婕)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21日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近日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所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的说明显示,中央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具有充分的合法性、合理性,考虑了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现实需要和特区的具体情况,体现了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相关制度机制的健全完善。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将为促进香港长治久安及“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提供强大支撑。

从方舱医院出院前,张建安(化名)与照护他的内蒙古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约定:等疫情结束,要请他们吃饭以示感谢。23日,是他出院的第5天,他期盼早日履行这场“饭局之约”。

梁美芬指出,草案说明明确将依法保护香港市民根据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中央保障香港市民人权的重要体现。法律惩治的只是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不会影响广大守法的香港市民。

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没有受到影响。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的一大出发点就是为了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权、自由和生命财产安全。从草案说明看,香港维护国安法不影响香港市民依法享有集会、游行等方面的权利和自由。任何声称香港维护国安法会损害香港市民权益的提法不但是双重标准,更是严重侵犯香港市民和平发展的权利。

梁美芬表示,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是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重要体现。香港缺乏处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的经验,相信通过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等的合作,能够确保法律更加有效地实施。

张建安现年57岁,是最早一批进入方舱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住院12天后,于2月18日痊愈出院。

陈作舟说,以华埠为例,在重启纽约后,政府将持续要求人与人之间最少六英尺的社交距离,同时也会要求餐厅只能允许50%的容纳量,但华埠最大的问题就是空间不足,届时要如何配合政府规定,又维持小区的商业行为,是一大难题。

他爱好摄影,拍摄不少照片记录住院生活,医护人员是他镜头下的主角。那些或忙着给病人采集咽拭子、抽血,或查房、派发物资,或与患者一起跳舞、打太极,或靠在椅子上小憩的医护人员,让他既心疼又敬佩。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从草案说明中体现的相关内容看,中央是依法履行职责,将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安排法律化、规范化、明晰化。中央的举措将填补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的法律漏洞,有力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社会繁荣稳定。

香港特区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梁美芬强调,从草案说明中“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警务处设立维护国家安全的部门,配备执法力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设立专门的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检控部门”等内容看,相信执法、检控等工作将主要由特区政府部门执行,这体现了中央对特区政府的信任。

“根据规定,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会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职责,不会损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顾敏康说。

草案内容充分兼顾了普通法的特点,不会损害香港现有的司法制度和普通法体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说,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无罪推定、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等国际通行的法治原则,在草案中均有充分体现,这表明有关法律安排适合香港现有法律制度,不会影响香港的普通法体系。

回顾整个病程,张建安自称“像得了一次重感冒”。他于1月28日出现低烧,以往感冒发烧吃点药,睡一晚会好转,但这次感觉明显不一样,“持续低烧,白天轻一些,在37.3℃至38℃徘徊,晚上会加重烧到38.5℃以上,连续多天吃药都不见效。”

对于草案说明中体现出中央对特区充分的信任,简松年说,国家安全属于中央事权,按照国际惯例,任何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对国家安全都负有首要责任。在本次立法中,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明确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由特区政府担负主要责任。这表明中央信任特区能够担负起相应的宪制责任。

2月3日,他到医院检查,疑似新冠肺炎。当晚,他一度烧至39℃。“烧迷糊了,全身关节疼,像有东西紧捆在身上一样难受。”他形容当时的状态。担心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他一夜未眠,坐到天亮。

出院后,张建安依然与一些病友和医护保持联系。“这两天有病友打电话告诉我,方舱医院可以洗澡了,大家住得更舒心了,相信很快会好起来。”他说。(完)

傅健慈强调,未来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执法、司法机关要依据法律规定认真履行职责,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同时,特区不能忘记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宪制责任,应当努力推动相关立法。

陈作舟表示,在与市府开会之前,他将会收集小区想法,希望能将小区的想法在会议上传达至市府。(颜嘉莹)

他介绍,医院为每位患者发放毛巾、肥皂、牙刷、牙膏、洗脸盆、水壶、纸、电热毯等物资,解决了生活之忧。饮食方面,早餐有黑米粥或白粥、鸡蛋、肉包子或糖包、花卷、馒头、小菜、牛奶。午餐在前期是两荤一素,后期升级为两荤两素,菜品每天不一样,偶尔会发些零食。

每天,会有医护过来查房,为患者测量体温、血氧,随时监控患者病情变化。轻症患者对症服用口服药,病情加重者则安排转入定点医院。张建安每天要喝两包中药,再吃一些消炎药。查房时,医护不忘对他说一声“加油”,带给他感动和安全感。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鉴于特区行政长官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负有重大责任,由其指定相应法官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是十分合适的。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特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在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必定会遵循上述原则,不会妨碍法官公正独立地审理相关案件。

陈作舟认为,食物外带的模式在重启后将会持续,而华埠店家空间小,只要几个人进去,整间店就坐满顾客,根本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未来华埠将面临空间问题、政策落实问题,以及店家的生存问题。

次日,在社区安排下,他进入酒店隔离,经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冠肺炎。2月6日,首批方舱医院之一的武汉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投入使用,他成为第一批入住患者之一。

陈作舟建议,其中一个解决空间不足问题的方法,就是将店内的空间往室外延伸,向市府申请露天座位,并要求免除申请费用,店家就能将外带的食物密封好、放在室外,采用“无接触取餐”模式,民众也可较安心消费,进而建立民众信心。而堂食的部分,则可以在室外摆放阳伞及座椅,藉此“划分区域”,让每组客人之间都能维持距离,以减少可能的病毒传播。

方舱医院设有图书角,书架上各种书可免费阅读。医护人员偶尔会带领大家跳跳舞、打打太极,活动下筋骨。吃饭、睡觉、运动、聊天、看书,他表示每天时间过得很快。

香港专业人士协会创会主席简松年律师指出,“修例风波”以来,“港独”“黑暴”“揽炒”对香港法治和社会秩序造成极大破坏,如果不能予以有效打击,将会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特区政府运作及市民生活。根据草案说明的内容,香港维护国安法将对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予以严惩,有助于香港社会摆脱动荡,恢复社会安宁。有了法律保障,市民不再担心生命财产安全,香港才能更好地再出发。

看到医护人员忙不过来,一些患者会主动帮忙发饭、发药、搬氧气瓶,这也让张建安感动,“方舱医院像一个大家庭,大家互帮互助,互相鼓励,共抗疫情。”

他介绍说,医护人员每天四班倒,每班6个小时。防护服穿脱麻烦,他们穿上便不会轻易脱下,“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谁受得了?这些医护人员做到了!他们很多只有20多岁,跟我的孩子差不多大。”

香港法律界人士还指出,草案从国家和香港特区两个层面就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规定,将最大程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