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这场战“疫”无人车的“路”更宽了

从春节开始,每天都有一辆憨态可掬的黄色无人小车行驶在天津新城市中心广场,对周围区域喷洒消毒液。而除了消毒,在这次疫情中,低速无人车还承担了发放消毒液和给社区配送捐赠蔬菜的任务。

无人自动消毒车、无人低速配送车、无人巡逻车、无人售卖车……在大量需要减少人与人近距离接触的环境中,一支无人车大军承担了多面手的角色。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联合印发《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以推进智能汽车创新发展。应用场景的增多,为无人驾驶特别是低速无人驾驶的爆发打开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需跨过这些障碍才能真正上路

低速无人车为何能率先应用

广西纪委负责人表示,上述5起典型问题对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不利影响,相关责任人已受到严肃处理。当前是阻断疫情蔓延扩散的关键阶段,广大党员干部应带头旗帜鲜明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敢抓敢管、动真碰硬,及时掌握疫情,严密细致做好疫情监测、排查、预警、防控等工作,严格遵守防控规定,自觉配合防控工作,争当先锋、勇作表率。

同时,无人驾驶的安全问题也是其落地前必须要解决的。在智能网联时代,汽车车载系统越来越精密复杂,连接方式由孤立个体转为系统群体,黑客可以远程对车辆实施攻击,提升监测并防御信息安全风险的能力显得尤为重要。

虽然此次低速无人驾驶小车的应用场景增多,但也是小范围的使用。李川鹏提示:“速度并不是无人驾驶能否落地的决定因素。比如高速公路,虽然要求车速快,但是场景简单,完全可以实现道路的智能化,和汽车互联互通,可能比一般城市道路都要简单。”

“无人驾驶技术落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大量的测试,跑的越长,遇到的情况越多,稳定性就会越好,采集的样本数量就会越多,算法越来越优化和完善。”李川鹏说。

与经过很多代探索的汽车相比,无人驾驶才出现几年,作为新技术产物,它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李川鹏举例说:“比如传感器设备、雷达等,目前还没有车规级的产品,没有那种经得起寒冷、炎热环境,和高原、海拔低环境严苛考验,应用条件范围比较大的产品,在某种极端情况下存在失效的可能。只有不断推动无人驾驶技术的应用,才能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促进产业链相关环节的进步。当现在那些演示级产品向极限工况下探索,才会整体实现无人驾驶的未来。”

这次疫情给低速无人驾驶带来了很多应用机遇,大家都来探索落地场景,无人车很出彩,让大家看到了一些希望。李川鹏表示:“不过,这次疫情带来的应用,还是试点和示范性质,真正大面积铺开还是有一些问题存在,比如这些无人车由谁来管理、运维,出现撞人事故究竟是谁的责任?法律层面上也有空白和不健全,很多无人车没有牌照,事故责任无法清晰界定。”

未来单一和简单场景将最先落地

场景越简单,无人驾驶技术也越容易落地一些。比如天津港集装箱码头就已经在应用无人驾驶技术,场地周围没有行人干扰,路径也是固定的,在A点B点之间往复行驶,算法需要判断的情况比较少。但是真实的路面上,车辆、行人、动物、天气因素、路边环境、障碍物等太过于复杂,未来需要无人驾驶各方面继续调优,还需要大量的复杂环境训练优化算法。“如果说未来无人驾驶汽车真正实现应用,最先落地的肯定是码头、机场这些环境相对简单的场景。”李川鹏说。

融安县长安镇4名党员干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履职不当问题。2020年1月28日,融安县长安镇安宁村塘岭口屯村民操办丧宴约15桌,黄家屯村民操办婚宴约20桌,导致村民聚集问题,对疫情防控造成不良影响。安宁村党支部书记黄玉秀、村民委副主任覃仙海作为包片村干部,落实疫情防控工作责任不到位,未及时有效劝阻村民操办丧事宴席(黄玉秀还违规参加宴席),对村民聚集问题负有直接责任,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长安镇包村副镇长李海学、安宁村民委主任梁晓花落实宣传、检查责任不到位,对该村在疫情防控期间发生违规操办宴席问题负有领导责任,分别受到诫勉。

据广西纪委通报,河池市金城江区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程志勇在居家医学观察期间违规外出问题。2020年1月16日至21日,程志勇请假到湖北省枣阳市参加婚宴,往返均在武汉市转乘动车。回到金城江区后,金城江区卫生健康局要求程志勇按照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关规定进行居家医学观察14天。在居家医学观察期间,1月27日,程志勇违规外出到某饭店参与聚餐活动,造成不良社会影响。1月30日,程志勇受到免职处理;1月31日,金城江区纪委对程志勇进行立案审查。

目前部分地方政府为支持无人驾驶技术发展,已经开始探索道路智能化,这是无人驾驶加快落地的另一条路径。道路上的交通设施,如路灯、交通信号灯、灯杆、车道线等,都可以把道路信息采集下来,和汽车进行互通互联,协助安全驾驶,实现“车路协同”,未来无人驾驶很可能在这种智能道路上率先落地。

昭平县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李明宁作风不实、报送疫情防控信息不准确问题。2020年1月31日,贺州市交通运输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县上报各交通要道卡点物资需求情况。李明宁收到通知后,未向相关领导汇报、未认真布置落实,在没有准确收集各卡点物资需求数据的情况下,便在“贺州交通要道卡点检查组微信群”回复“经向县指了解,昭平各卡点暂无物资需求”,导致该县各卡点防疫物资紧缺的真实情况未能如实上报,影响了工作开展。2月4日,昭平县纪委对李明宁进行立案审查。

同时,5G技术成为无人驾驶发展的一大助力。“5G技术的发展将会大大减少无人驾驶车辆各模块之间、车路之间通信的时延。无人驾驶从感知到决策、控制,或者车路互联都需要数据传输,5G通信可以大量节省传输时间,弥补计算单元的迟滞,也会提升整个无人驾驶系统的响应速度。”李川鹏说。目前,5G在远程驾驶上的应用比较多,其带宽大、时延短、传输信息量大的特点对远程驾驶非常重要,比如地下矿车作业场景,5G可以实现驾驶员在地面电脑前远程驾驶矿车,避免矿难事故造成人员伤亡。

这次疫情给了人们不小的启发,当无人驾驶技术与更多的场景相结合,其影响将不再限于单纯的驾驶领域、交通领域,生活的方方面面皆会因为它的到来而改变。“实现无人驾驶肯定很复杂,但可以从低速简单场景最先落地,慢慢渗透到高速复杂场景,最终真正进入人们生活中,这需要一个过程。”李川鹏表示。

目前国内很多公司都很重视无人驾驶测试,国家划定一些开放的道路,发放牌照,让无人驾驶车辆在实际道路上进行测试。进行测试时,每辆车都会配备一名安全员。李川鹏解释:“测试也是学习的过程。安全员一旦踩刹车,人工干预了,车辆就会记录下来,供后台团队分析:为什么没有判断出来危险?障碍物尺寸太小?还是某个雷达有盲区?还是决策失误了?或者没有执行指令?把真实的路面上发现的问题反馈回来。”

宾阳县宾阳汽车总站防疫检测关口把控不严、形同虚设问题。1月28日,宾阳县疫情防控工作督查组到宾阳汽车总站督查,发现该站的体温检测点没有工作人员值守,任由旅客随意进出车站。经督查组责令整改后,该汽车总站安排2名工作人员在岗工作,但工作不认真不细致,进站旅客出现漏检体温,出站旅客没有按照规定进行体温检测,长途客运部没有设置体温检测点,旅客可随意从广源路车站入口出入车站。宾阳汽车总站在疫情防控工作中防控措施落实不到位,防疫检测把控不严,宾阳县运输管理所所长蒋良、副所长甘辉负有直接责任,宾阳县交通运输管理局副局长卢清祥负有领导责任,均受到全县通报。

河池市宜州区洛东镇坡榄村驻村工作队员覃斌擅自离岗问题。覃斌在疫情防控期间,未履行请假手续擅自离岗,未按通知要求及时返岗,且在返岗后未及时有效开展疫情排查、疫情防控宣传等工作。2月3日,宜州区监委对覃斌进行立案调查。

与此同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持续强化纪法监督,支持配合有关部门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加强监督检查,坚决反对和纠治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不力的,对不服从统一指挥和调度、本位主义严重的,对不敢担当、作风漂浮、推诿扯皮的,除追究直接责任人的责任外,情节严重的还要对党政领导进行问责,对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职渎职、挪用救援款物等违纪违法问题,坚决依纪依法调查处理。对典型案件一律通报曝光,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纪法监督保障。(完)

低速无人驾驶在上述三方面技术上更加成熟。感知方面,由于速度低,采集的信息更加密集;决策方面,决策时间可以稍长一些,反应可以慢一点;控制方面,也可以做到实时响应。高速行驶时车开得很快,感知难度加大,决策时间也非常短,硬件软件都需要提升。

“低速和高速看似只是速度的变化,其实涉及的技术问题可不少。”李川鹏进一步解释:“自动驾驶技术涉及三个方面:一是感知,车辆去感知道路的环境,感知就需要硬件,比如说雷达(形成周围的点云)、摄像头(反馈影像)、惯导(地理位置坐标),也需要各个硬件的软件和算法;二是决策,相当于电脑的CPU,计算单元通过算法把采集到的数据加以计算,这是无人驾驶最核心的,无人驾驶能否迅速做出响应,很大程度取决于芯片性能和计算能力;三是控制,通过指令让车辆启动、加速、停车等等,传统车辆是机械式的,现在很多车辆通过电子信号去精准控制,涉及信号模拟和转换技术,车辆本身也需要做适配。”

“这些应用都属于技术比较成熟的低速无人驾驶,”中汽中心数据资源中心管理部项目经理李川鹏透露,所谓“低速”是指时速5—10公里,这个速度对现有传感器、算法都相对比较适用,无人车几乎可以应对行驶中出现的任何情况。“低速无人驾驶落地的场景是健全的,但是如果把无人车放到高速复杂场景里,即使是三四十迈,在复杂的工况下,也会涉及到很多技术难题。”

此外,《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中提到的六大建设任务,其中之一就是构建全面高效的智能汽车网络安全体系,强调相关机构需通过完善安全管理联动机制和提升网络安全防护能力,加强数据安全监督管理,建设智能汽车网络安全态势感知平台等。随着相关标准的落地出台及行业重视程度的普遍提高,信息安全也将成为智能汽车的“标配”。